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小飞:聆听戈壁的吟唱

来源:贵州省安全厅

  “有一个地方名叫马兰,你要寻找她,请西出阳关.丹心照大漠,血汗写艰难……”近日,央视黄金时间热播的电视剧《马兰谣》,描写了某军事基地以林俊德院士为首的科研官兵为了中国的核爆事业,奋斗一生的故事,这部电视剧让人们知道地图上还有一个地方叫做马兰;让人们知道了在那里,还有一些象林俊德院士一样的科研人,为了祖国的科研实验,奉献终身……

  马兰,位于新疆罗布泊地区,曾经是地图上一个找不到名字的地方。我曾经穿着一身神圣的国防绿,把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这个令世人瞩目的戈壁小城。过去的八年,实在难以割舍。常常梦回那黄沙漫天的戈壁滩。

  很多年以后,我站在初秋的阳光里,看着时光在头顶流过,缓缓地流进马兰、流进罗布泊、流进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那座无边无垠的试验场。那点点簇簇的骆驼刺、芨芨草、红柳,在秋风的削蚀下,犹如我体内流动的血液,在阳光里,生长着生生不息的信念。

  也许是命中注定要选择这片神秘的戈壁,选择三千平方公里的罗布泊,选择那褐色的、灰色的、红色的……各色纷呈的裸露的莫合尔山。那绚丽多彩的生命颜色,在阳光下,雄性般的伫立千万年,无惧被戈壁的漠风雕啄的遍体鳞伤。

  戈壁以它那博大无比的胸膛托举起来的还不只是连绵不绝的山脉,不只是四季如火的红柳,不只是自由奔跑的野黄羊,不只是翱翔的苍鹰,更是那一群十八九岁年轻士兵的生命,那些生命在这里张扬、奔放……

  我常常在训练的间隙,盘腿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美丽的莫合尔山,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和广袤的戈壁,罗布泊的传说深深吸引着我。

  生命的颜色仿佛只有绿色和火药裂变迸发出的色彩,在这物欲横流、喧嚣的世界里,这种颜色在蓝天下,在红色的罗布泊上,这种色彩不但那么的耀眼,而且是那么的浪漫和温馨。

  走进一种生活是容易的,离开它却是那样的难以割舍,很多年以后,我常常会在梦乡中再见到它,再见到那大片大片的戈壁,再见到那秋日的阳光下,那小小的,盘旋着上升的龙卷风肆掠下的骆驼刺、芨芨草和红柳,在戈壁滩上坚韧、旺盛地生长。

  偶尔,我会站在戈壁的土堆上,看着眼前忙碌的绿色身影和穿梭不息的车辆,扬起漫天的尘土,仿佛就是电影《横空出世》中真实的镜头。恍惚间我又聆听到了那由远及近的漠风在耳边轻轻的擦拭出的声音。仿佛又看见了初入马兰时,那卡车颠簸着把我们扔在沙地上的情景,仿佛又看见了当时我们颤栗着双手打下第一根标桩的情景,仿佛又看见了美丽的楼兰姑娘扭动着婀娜的腰肢,用含羞的明目迎接远方的客人。

  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声依然在历史深处清晰地回荡,升起的灿烂云霞在罗布泊的上空久久绽放。

  我用洁白的手绢轻轻拭去帽徽上的尘土。金色的八一军徽在阳光下灼灼生辉。看着战士们擦拭着自己铖亮的钢枪,黑红的脸膛洋溢着淳朴的笑颜。

  这里曾经被称做“死亡之海”,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需要心灵的感受,那空旷的戈壁,连绵的山脉,湛蓝的天空,静静流淌的孔雀河和盘旋升起的小小龙卷风……一切都是那样的静谧,只有战士们对答口令时偶尔响起的应和声……四季的漠风,戈壁的骄阳,战士们蒸发的汗珠凝结为璀璨的颜色,生长着的理想翅膀,磨出厚茧的脚板坚实的踏在这片土地上。

  我曾如一棵胡杨站立在钻塔之侧,迎接每一个朝霞灿烂的清晨,让生命与阳光一样发出万道霞光,穿越戈壁,千山万水,来到我梦寐以求的夜郎之国,我的故乡。

  我的青春在这里走过,褐色连绵的雄山,奔腾不息的河流,是我青春的见证;莫合尔山下熊熊燃烧的地火,给我的青春生活扬卷起激越的浪花;一次次庆功的美酒,为我青春的诗册写满昂扬的字句。

  这里,我聆听到了来自楼兰王国的记忆,漫漫丝绸路上响彻远古的驼铃,还有无数的刀光剑影、战马嘶鸣……都在时间的河流中渐行渐远,成为历史的绝响。直到一支身负特殊使命的科技大军挺进这里,沉寂了千万年的戈壁重又焕发了生机,一代又一代的马兰人驻守在这里,为国防科研事业奉献终身。

  恍惚间,耳边又听到了一缕轻盈的秋风,《马兰谣》又把我带回梦中的圣地,那奏响的号角,那年轻洋溢的生命,那没有日夜的加班钻研,以林俊德为首的一批马兰人在那片热土上不断奋进。恍惚间,我又看到了那壮美的莫合山,在尘土和漠风中傲然屹立。这种壮美画卷是我心中长久以来的向往,这一刻,我的灵魂终于找到了一种皈依。

  有歌传来,歌声由远而近,慢慢的,越来越清晰。“有一个地方名叫马兰,你要寻找她,请西出阳关.丹心照大漠,血汗写艰难……”

作者:小飞编辑:李青

相关新闻